原文章:I'm a black woman who wanted to move to Spain for years. Here's why I only lasted a few months.

原作者:Nneka Okona

所有內容、圖片及連結皆來自原作者,非本人所有,本文僅提供翻譯

 

在我的幻想中,搬到西班牙是我的版本的《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》,能令我感到快活、使我振作、永永遠遠改變我。

它的確做到了。但並不是我預期中的樣子。

我以為我已經考量過所有搬到一個新國家可能遇到的情況,但我從沒想到的是--我是個非洲黑人。

一開始的幾個禮拜,有次我在櫃檯點餐時,一個在收銀機前的女人溫暖的笑了笑,說「你好,Morena (*註1)」我報以微笑,笨拙地點完餐。我在街上被陌生人叫 morena 或 africana(非洲人)或negra (*註2) 很多次,而這是第一次。Negra這個字冒犯到我了,因為它跟那個不吉利的n開頭的字(*註3) 很相近,我人生中一直被說我的名字跟那個字很像。雖然後來我知道morena和negraare都是對女性黑人的親暱用詞,但從那時起,我就知道我在西班牙的經歷不會跟我所想像的一樣了。

我以為西班牙的種族問題較少、較不嚴重。我以為我可以輕易找到跟我外表相像的人,但卻發現我通常都是鶴立雞群的那個。我跟大家不一樣。我無法融入。

種族不管在外表或內在都彰顯出來。不管我走到哪,人們都盯著我看。我去購物好幾次被跟蹤。我出門吃晚餐時,服務生常常花很長的時間才來服務我,或是完全忘記我的存在。我失去一份教師工作,沒有人給我一個具體的理由,但那個不能說的理由就是因為大家害怕我的種族。我說我是奈及利亞人,大家笑我。有次一個學生嘲弄我,只因我帶頭巾進教室。

其他奈及利亞人和非洲人在街上各被不同方式對待。很多人跟我分享他們被歧視的故事:被警察跟蹤、數度被要求出示文件,證明他們在當地合法居住。

這令人筋疲力竭,不斷流失、耗盡。承受與眾不同的重量,承受必須不斷解釋「不,我不是拉丁人。對,我是非洲人。對,我也是美國人。」排山道海而來的無情問題讓我覺得無法自在地做自己,得一直讓別人明白我的存在。儘管我原本打算在這裡住很多年,九個月後我就離開馬德里了,因為我真的太累了。

在我的經驗中,作為黑人常碰到許多誤會、他者化(othering)和很差的對待。

有了這段在西班牙的經歷後,我現在有著堅定且不可動搖的意識,確定我自己是誰。我有不屈不撓的自尊心。在馬德里的黑人生活鞏固了它。我親眼看見種族與性別的結合是如何真正影響旅行對一個人的意義。也學到要掩蓋這個影響既短視、有點幼稚,在某些情況下還很不負責任。我希望在我前往馬德里前,有人告訴過我伊莉莎白●吉兒伯特《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》那異想天開、簡單活潑的歷程,並不是我所該期待的。既然現在一切都結束了,我希望更多人能真心談談這個關於旅行、黑人卻愈加脆弱的現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▼ ▼ ▼

*註1:morena 是西班牙人稱深色皮膚、皮膚曬黑(tan)、深色髮、深色眼等等的拉丁人,因此後來作者必須解釋她不是拉丁人。

*註2:negra 指女性黑人,常用於非裔美國人,此文作者是美籍。另外,negra 並不等於 nigga,但有些人不喜歡這個字。

*註3:n 開頭的字指的是 nigga(跟作者名字 Nneka 發音相近),意思是黑鬼,拿來罵黑人很難聽,且有濃濃的種族歧視,遇到黑人千萬別亂講,只有黑人之間自己講可以。

/

這是我收藏了一小陣子的文章

我本身滿喜歡黑人的,覺得他們很酷哈哈,但是種族歧視無所不在,不只發生在黑人身上,黃人也常被自命清高的白人歧視很嚴重,但是黑人的更明顯、更惡毒

如果你還對黑人有誤解 或身邊其他人有歧視黑人,拜託知道/讓他們知道膚色真的不能定義一個人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Sunny Day

sunny86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